歡迎登陸中國文化出版社!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精采書評
精采書評
站內搜索
站內全文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精采書評 >> 精采書評   
【蜀風文苑.評論】用浸透文字的濃情把你的心抓住——讀張也所著《厲害了,步兵十團!》的初淺感悟‖文/雍曉升(四川南部)
 時間:2019-08-22 來源:中國文化出版社  作者:管理員  點擊:225

張也著作《《厲害了,步兵十團!》

一提到或見到或聽到張也這個名字,你恐怕神經第一反射應該脫口而出的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張也。而我要介紹的這個張也,與前者雷同,而絕不相似。雷同是名字雷同。再說,前者是女性,后者是男性,能相似嗎?男性張也,本名張玉海,張也是他的筆名,他還有一個網名叫納木措湖。是一健碩一身英氣一身才氣的鐵血軍人作家。他為什么要取筆名張也,不得而知,是自己的樂意,不去研究。但他的網名納木措湖就有點意思。他的出生地也就是他的家鄉在甘肅省靖遠縣,而納木措湖,百度上是這樣介紹的,納木措(百度上此字為錯,沒有考證),聞名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是我國的第二大咸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納木錯藏語為天湖之意,蒙古語稱騰格里海。位于藏北高原東南部,念青唐古拉山峰北麓,西藏自治區當雄和班戈縣境內,納木錯湖水靠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后補給,沿湖有不少大小溪流注入,湖水清澈透明,湖面呈天藍色,水天相融,渾然一體,閑游湖畔,似有身臨仙境之感。是對新疆有著特殊的感情,用納木措湖作為網名,是不是取最高位”“圣潔之意,寄情于對新疆有著特殊的感情,就不言而喻了。這算是我的主觀揣測罷。

張也19692月從甘肅應征入伍到新疆,在十團從戰土升任班長、排長、團政治處干部干事。197812月,調西安第四軍醫大學,職務升至政委,大校軍銜。曾參加過兩次核武器實驗,出席過全軍政治工作會議,榮立過三次三等功。2006年退休。他退休了嗎?人退心卻沒有退,反而更加忙碌起來。把一生經歷儲存大腦閃光的變換,為大腦寄托負責任的文字。張也更加充實。筆耕苦樂相兼,樂是建立在吃苦的始終。他的血管里無時無刻不澎湃著從軍融入地濃濃戰友之情,特別是過去了的激情燃燒的青春歲月,更催促他命筆抒寫。之所以這樣,也是他對融入到他骨髓的戰友這兩個字,認識實在是深刻到特別極致的緣故。那就先來聽聽他在《厲害了,步兵十團!》的結束語中用十團那些感人至深的事例,抒發他對戰友動情地心聲吧!

《冰山上的來客》這部電影大家再熟悉不過了,大家可能只記得《懷念戰友》這首好聽的歌曲,卻不一定記得有兩個哨兵被凍死在哨卡上的事情。那兩個戰友就是我們十團三營八連(注:被新疆軍區授予喀喇昆侖硬八連稱號)守邊卡時,在中印邊境線上一個叫康西洼的邊防哨卡上,大雪封山幾天幾夜,下面的人上不去,上面的哨兵下不來。等到山下的人騎馬上到哨卡時,兩個戰士已經凍成了冰柱。《冰山上的來客》這部電影就是根據這兩個哨兵的事跡拍成的。

……

(十團)特務連的連長(王東喜)在組織全連投擲手榴彈,結果一個維吾爾族新戰士因為害怕而失手,把拉了火的手榴彈扔在了腳底下。手榴彈從拉火到爆炸,僅僅只有四秒鐘時間,面對嗖嗖冒煙的手榴彈,為了保護這名維吾爾新戰士,連長一把將這名維吾爾族新戰士推出了掩體,自己毫不猶豫地赴在了手榴彈上。只聽見手榴彈一聲悶響,連長的五臟六腑被炸壞了。就在決定生與死的一瞬間,連長把生的希望留給了維吾爾族兄弟,自己卻義無反顧地走向了死亡。

……

……說透了,戰友這兩個字是用汗水和眼淚寫出來的,是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當一個戰友沒有飯吃的時候,其他戰友寧可自己不吃,也要把飯讓給這個戰友吃;三伏天,在戈壁灘上訓練時,大家口渴得嗓子冒煙,連長卻把自己舍不得喝的一壺水讓給戰士們喝;在幾千里的野營拉練途中,有的人走不動了,別的戰友搶著幫他背背包、扛武器,有的攙扶走不動的戰友一同前進;當生離死別的一瞬間到來的時候,戰友義無反顧地選擇犧牲,卻把生的機會留給了他人。這就是我說的戰友!

“……看過《保衛延安》這本書的朋友們,你可曾知道?作家杜鵬程筆下的那些活靈活現的人物,就是以十團的干部戰士為原型寫出來的。所以作家和十團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只要有機會,杜鵬程就上十團看望干部戰士,和大家說說心里話,嘮嘮家常……”

看到此,我們無條件相信,張也能就是這根紅色脈絡基因的遺傳。不然,怎么會有190個活生生的英模形象的93個篇章記錄的重大事件(活動),在他的筆下展現得如此詳細如此淋漓盡致!實屬難能可貴,不僅能賞讀受益,而且很具有史科研究和保存價值!做了一件很具人生意義,令自己與戰友自豪的事。張也用口語化的敘事手法講故事,再現重大事件的閃光歲月及人物當年的英姿風采。成就了非常不得不讀的《厲害了,步兵十團!》。細細拜讀后,讓我油然從內心深處涌動出如下初淺感悟。

1、灑脫抒寫飽含豐富積累的心血。

沒有生活閱歷即生活素材準備,單憑所知皮毛,或一枝半葉,這是對生活的一種誤解,是對過往感念的不負責任,造成心靈上的一種無法挽回地自毀。

縱觀張也所抒寫文字,我認為字字都來自于作者對細致生活的釆摘和收藏并細細咀嚼,才能閃爍出激情火花的真實,可信而為之動容。張也不是草率盲目地抒寫,而是取之來自對生活的充分積累,和對部隊的熱愛以及對戰友的深情。

他從入伍到十團開始,幾十年如一日,每天都是早5點起床,然后看書寫文章,從沒間斷過,包括過年過節都一樣。他把當日的一些不經意卻自認有意思的人和事鮮活地記錄下來,日積月累,不知不覺,記錄人和事的厚厚筆記本,已足足達到了300多本。這成了后來抒寫豐富的營養來源。如,他曾參加過兩次核武器試驗,在四個多月核武器試驗場內,他在準備的筆記上記下了洋洋灑灑十多萬字的筆記。他在后來出版的十二萬字的長篇報告文學《神秘的核武器試驗場》,就是從他當年的筆記本中整理出來的。

他用接地氣的戰友形象和語言戒除了在誰身上都可用的浮夸不實之詞。于是跳出干癟枯燥的敘述,從詼諧風趣的生活細節,諸如讓人提勁捧腹的分明是惱火的戰友腳崴了,走路一拐一拐,那是地不平;把戰友開玩笑吃飯吃不下,睡覺睡不著,勞動干不動精簡成吃不下,睡不著,勞不動,變苦為樂。……到對一九六O年西藏平叛,一九六二年中印邊境自衛還擊戰,一九七九年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等等重大歷史事件嚴肅文字的表達,是那樣地精準到位。

2、不褪地青春神彩隨心激昂飛揚。

《厲害了,步兵十團!》,每一篇章都釆用七字標題,彰顯出軍人氣質的整齊劃一與勃勃雄風,從一個側面更能體現部隊要求的嚴謹性。文字正規卻不呆扳,表現手法靈活多樣,字里行間洋溢出妙趣橫生的氣息。

譬如,他把三個一九六九年入伍的才俊(丁秀峰、王有才、張玉海),用三六九式,相連穿插起來互為貫通地表述,就有新穎別致之感。他筆下的團里的首席執筆,如牛桂林,李成友,楊大勇,后來成為大攝影家的吳渝生,還有成為著名歌唱的李雙江等等不添油加醋,揭開那不鮮為人知的另一面,各具人物個性,樸實,自然,親切。特別是用不少篇幅寫的英雄人物,英雄連隊,英雄團隊,英雄軍嫂等,如《滾雷英雄羅光燮》《模范軍人王成幫》《烈士妻子劉惠芳》《喀喇昆侖硬八連》《西藏平叛顯神威》《自衛反擊震國威》《中巴公路奠基人》《開荒壓堿造良田》《清水河子打山洞》《“7601”核試驗》《千變萬化說十團》等等動人事跡,場面動人,絲絲動情,扣人心弦,催人淚下。每個篇幅都昂揚著提勁抖擻精神地浩然正氣。

3、深厚的情懷在律動流韻中芬芳。

在一個特定的歷史時期執行特殊使命,對于歷經的過往,中間的所歷精彩或難以忘懷的不同尋常逝去遇難的意義非凡事件,如沒有文字記載,非是遺憾了得!張也是個不肯留下遺憾的有心人。盡自己全力,把自己所知和不所知的,以無事找事的精神,挖空心思地把一個個有用線索,一個一個保持原樣的形象,生動精準地挖掘出來。以深厚的情懷,傾注殷殷心血,整理出洋洋灑灑的可讀可傳的文字,在律動流韻中,散發著濃郁芬芳。可以與軍旅作家王有才與戰友才俊李雙平主編的《西陲第一團往事錄》上下卷構成姊妹篇。毫無遺憾地成為可讀性史科性極強的宏篇巨制,這是一件光耀千秋的大喜事,值得慶賀!

根據部隊的需要,一個偉大的步兵團隊走完了光輝的72年。十團建制撤銷,組成裝甲團。將延續和發揚十團光榮傳統,譜寫更加輝煌的歷史!

評論作者簡介:雍曉升,原十團宣傳股長。四川南部縣人,大學本科文憑。中國音樂文學學會會員,四川省作協會員,四川省音協會員。曾出版了個人歌詞集《心韻》,出版報告文學集《追求卓越》。在《歌曲》《詞刊》《新歌詩》《當代音樂》《報告文學》等國家級報刊發表文學文藝作品若干。少兒創優節目《讓我們的家園更美好》獲全國三等獎,電視片《敢鎖大江顯神威》以及電視散文《根》分獲四川省政府一、二等獎,《感懷故鄉》獲感動中國歌詞大賽金獎,《難忘的補丁》獲全國精短歌詞比賽銅獎。詞作被收入中國最佳歌詞年選和《百年中國千家詞》一書。作詞的歌曲《月亮啊月亮》人氣已達699萬。曾擔任《四川省人民防空志》編審。在部隊7次獲得原烏魯木齊軍區新聞報道、文藝創作嘉獎。榮立了三等功。參與并獲評種子作品的第三屆詩詞中國201712月獲吉尼斯紀錄最大規模的詩詞競賽稱號。獲證書,留下珍貴紀念。榮獲中共成都市紀委、成都市監察局2017全國征集新春話年味聯韻傳廉聲對聯大賽一等獎。

《厲害了,步兵十團!》簡介:

軍旅作家張也的《厲害了,步兵十團》近日由中國文化出版社正式出版。這是一部長達26萬字的非虛構文學作品,作者用講故事的手法記錄了步兵十團這支英雄部隊的光輝歷程。

書中所描寫的步兵十團是一支具有悠久歷史和光榮傳統的英雄部隊。1927年由賀龍元帥組建,之后參加了兩萬五千里長征。抗日戰爭勝利以后又執行了保衛延安、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的光榮任務,作家杜鵬程筆下的《保衛延安》就是以這支部隊為原型寫成的。

步兵十團隸屬于西北野戰軍一支隊二軍四師。1949年跟隨王震將軍解放大西北、解放了新疆,一直駐守在新疆,守衛著祖國西大門。這個團曾經參加了西藏平叛、參加了中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十年動亂期間,石河子發生了震驚中外的“1.26”槍擊事件,兩派群眾打死打傷100多人,在這個緊急關頭,十團奉命連夜開進石河子、烏魯木齊平息事件,不但制止了武斗,也維護了石河子、烏魯木齊乃至全新疆的穩定。1976年這個團還參加了我軍唯一一次核武器條件下團進攻的演習。1985年又抽調了部分官兵參加了中越邊境自衛反擊作戰。這個團先后涌現出了數以百計的英雄模范人物。

《厲害了,步兵十團》的作者不但嚴格遵守了歷史事實,而且用講故事的形式講述了這支部隊的光輝業績和英雄模范人物,有的故事讓人捧腹大笑,有的故事讓人傷心落淚。敘事手法輕松自然,語言應用風趣幽默,故事選擇極具典型意義,讀來讓人感覺輕松愉快,愛不釋手。

張也,本名張玉海,甘肅省白銀市平川區人。第四軍醫大學干部,中國延安文藝學會會員,陜西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雜志特約作家。《沃土》雜志鑒約作家。19692月參軍,2006年退休,大校軍銜。曾經在《鐘山》《中國報告文學》《延河》《寧夏文藝》《廣州文藝》《沃土》《解放軍報》等報刊雜志上發表文學作品二百多萬字,其中有一篇科普散文《給人體更換零件》獲全國一等獎。短篇小說《管電的人》獲《后勤文藝》一等獎。《天山腳下那座墳塋》獲陜西作家協會2016年優秀小說獎。出版了長篇小說《苦水河》《第一線》《公共食堂》,出版了散文集《藝海拾貝》,出版了小說集《為了這個國家》,出版了長篇紀實文學《步兵第十團紀事》《神秘的核武器試驗場》《厲害了,步兵十團》《上甘嶺的幸存者》,發表電影文學劇本《海原大地震》。

張也,本名張玉海,男,漢族,甘肅省白銀市平川區人。中國延安文藝學會會員,陜西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雜志特邀作家,《沃土》雜志特聘專欄作家。19692月參軍,先后在新疆軍區陸軍第四師步兵第十團擔任戰士、班長、排長、政治干事,一九七八年十二月調西安市第四軍醫大學任黨委秘書、第二學員大隊政治委員、校務部政治委員、基礎醫學部政治委員、生物醫學工程學院政治委員。參加過兩次核武器實驗,出席過全軍政治工作會議,榮立過三次三等功。大校軍銜,2006年退休。

曾經在報刊雜志上發表了許多文章,其中有一篇科普散文《給人體更換零件》獲得全國一等獎。短篇小說《管電的人》獲得后勤文藝一等獎。短篇小說《天山腳下那座墳塋》獲陜西省優秀小說獎。

 

 
 上一條: 鐵肩擔商務 妙手著文章——《商途履痕——劉永寧作品集續集》讀后感
 下一條: 寫雜文有什么用?——《拍欄集》(代自序)
 

中國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總社地址香港九龍彌頓道208-212四海大廈
總社電話:00852-21962638/65852676/39216081(傳真)
內地咨詢電話:13923719482(深圳)
業務QQ:275410945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宝马线上亚洲娱乐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