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登陸中國文化出版社!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精采書評
精采書評
站內搜索
站內全文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精采書評 >> 精采書評   
寫雜文有什么用?——《拍欄集》(代自序)
 時間:2019-09-16 來源:中國文化出版社  作者:管理員  點擊:207
 

有身邊朋友曾不以為然地問我:“寫雜文有什么用?”

他這里主要指的是寫那些反腐敗雜文有什么用,也可以延展至所有激濁揚清,指斥時弊的雜文,到底能起多大作用?我知道,這一問中,當然也含有幾分對朋友執著寫雜文苦心的體察。

寫雜文到底有什么用?這確實是個該問的問題,尤其是面對腐敗的滋生蔓延,在許多人看來,寫反腐敗雜文不過是“書生空議論”而已,可是作為寫雜文的人,我揣測,大概少有人這樣認真地問過自己,甚至沒想過、或沒有必要這樣反問自己。因為寫作,不論是寫雜文,還是寫詩歌,寫散文,寫小說,不會有人自問“寫作有什么用”,這緣于寫作是一種心靈抒發,是感于物,會于心,進而形于文的訴求,雖先賢有“文以載道”的古訓,但對于作者來說,我以為首先是一種思考和表達的快樂。因此,才有人說:文學是作家寫給自己的情書。魯迅先生寫小說《阿Q正傳》和大量雜文時,想沒想過那些愚昧麻木、又不識字、連個圈也畫不圓的阿Q們根本不會去看他的小說,許多所謂的“正人君子”也不會去讀他的雜文?他會不會或有沒有自問過寫這些文字“有什么作用”這樣的問題?愚以為這或許是個莫須問的問題。

自然,有著“時代感應的神經,攻守的手足”特性的雜文,往往是作者對于現實生活中所關注的問題的有感而發。面對紛紜世態,尤其是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面對假惡丑,及不平、不公,不正、不仁、不義等等“不像話”,看不慣又不能隱忍,于是引發思考,一旦有了自思自想,就耐不住要站出來發兩句議論,或吶喊一聲,以求辯正邪,明事理,揚正氣,遏歪風。雜文就是作者思想的寫照,其中自然含有雜文作者自己追求的價值觀、是非觀和社會理想。路見不平想吶喊一聲的,即使沒有以此來匡正世風這種旁人看來不自量力的擔當,也總是有著期盼人心順暢,世道和美的愿望;之所以耐不住要發聲,是心底那幾分是非感,幾分正義感,幾分社會責任感在撩撥、在催促、在召喚,使得往往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至于幾句議論和一聲吶喊,哪敢奢望能振聾發聵,能收弊絕風清之效?雜文畢竟不是黃鐘大呂。在腐敗現象滋生蔓延,連紅頭文件的幾十道禁令也常常顯得力不從心的時候和地方,一篇仗義執言的雜文,能奈幾何?何況搞腐敗的人,對黨和人民群眾反腐敗的呼聲,或充耳不聞,或陽奉陰違,或“你批你的,我腐我的”,他們是不會有興趣看雜文的。可是這個世界,從來正邪不兩立,風清氣正,世道和美,天下太平,人人向往;而腐敗漫延,賄賂公行,風氣敗壞,道德淪喪,人心和環境一齊污染,則危及民生國運,人人痛恨。當此之時,表達社會良知和呼聲的雜文,若囁囁嚅嚅,或欲說還休,那是悲哀的。因此,在雜文作者看來,《國歌》里那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的歌詞,還應唱下去。寫雜文,針砭時弊,從大處講,是不甘歪風盛行無阻,而心系“天下興亡”,黨的興亡,國家興衰;從小處看,是對歪風邪氣從心底的厭惡,又不滿足于僅僅茶余飯后發上幾句怨憤拉倒,才付諸筆墨,一定要盡點“匹夫”之責,才覺得出了一口氣。雜文作者對反腐敗的所思所想,與黨堅持反腐敗的決心和廣大人民群眾的愿望、呼聲是息息相通的。反腐雜文在表達民意,弘揚正氣,痛斥歪風,警醒麻木,形成全社會反腐敗輿論,促使反腐決策和一系列廉政政策舉措落實方面,還是可以起點搖旗吶喊的助威作用的,如果能多少引起點視聽效應和療救的注意,也彰顯我們黨和社會的正義和健康力量的聲勢,彰顯人們永不泯滅的對于建設清廉政治和美好社會的追求。對于觸目可及的腐敗現象和腐敗分子,雜文雖說不可能真正如“匕首”、“投槍”,發揮一招制“腐”的作用,但也能起到顯微鏡、銀針乃至解剖刀的作用;再不濟,也算是面對腐敗這個招搖恣肆的“過街老鼠”,不容忍,不靜觀,理直氣壯地喊了一聲“打!”

“文章有廢興,蓋與治亂符”。 在“萬家墨面沒蒿萊”的時代,雜文旗手魯迅先生尚且抱有“于無聲處聽驚雷”的信念。現今,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順應和凝聚起黨心民心,以雷霆萬鈞之力,力挽狂瀾之勢,重拳反腐,極大地扭轉了黨風和社會風氣,提振了人們對建設清廉政治,進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信心,這對堅持以激濁揚清為己任的雜文作者,是極大的鼓舞。

本人長期在紀檢監察機關供職,黨紀和廉政宣傳教育一直是職分,因而,接觸過不少大要案件材料,編寫過警示教育文章和教材,并組織過本地反腐倡廉的電視節目《廉政聚焦》。之所以堅持寫一些反腐倡廉的言論、雜談和論文,完全是職業責任驅使下的職業思考。這就如同交通警察之于交通違章,馬路清潔工之于亂扔垃圾一樣,對腐敗現象和社會上的不正之風,有一種必欲除之而后快的言說沖動,自認為應該抨擊的,抨擊了;該批評勸諷的,批評勸諷了,才是理所當然。“位卑未敢忘憂國”的陸游,曾有慨嘆和遺憾:“平生力學所得處,政要如今不動心”(《次韻魯山新居絕句》)。陸游所鄙視的那種不顧國家危亡,只知弄權和斂財自肥的權貴“政要”,古代有,現代有,以后還會有。腐敗,是人類社會隨權力與生俱來的政治毒瘤。張揚社會正義和人們良知的反腐雜文,古亦有之,現在有人寫,相信將來也還會有人寫下去,因為反腐未有窮期。隨著反腐敗力度加大,反腐雜文在建設廉潔政治和美好和諧社會的進程中,仍然是需要的,有作用的。雜文作者自然還應理直氣壯、義無反顧地繼續寫下去。不過寫雜文確實要有那么點移山“愚公”和填海“精衛”的“楞”勁、韌勁,這,也許正是應該發揚的“魯迅精神”。

筆者在軍隊和轉業到地方,基本都是從事黨務工作,尤其20來年在紀檢監察工作崗位,可謂讀圣賢書,盡職責事,心系黨和國家命運。收進這個集子里的文章,雖自知水平不高,卻是一個從事黨務、公務工作者的片羽精思,真言心聲,倘能被看作為建設廉潔政治,為實現公平、正義、文明、和諧的理想社會秩序,盡的一點鼓與呼的綿薄心力,也算沒有敷衍職責,多少是點“無愧我心”的慰籍吧。

2018415

 
 上一條: 【蜀風文苑.評論】用浸透文字的濃情把你的心抓住——讀張也所著《厲害了,步兵十團!》的初淺感悟‖文/雍曉升(四川南部)
 下一條: 河北省作家協會主席關仁山為《英雄傳奇·祭忠魂》作序
 

中國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總社地址香港九龍彌頓道208-212四海大廈
總社電話:00852-21962638/65852676/39216081(傳真)
內地咨詢電話:13923719482(深圳)
業務QQ:275410945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宝马线上亚洲娱乐第一